如何评价纳博科夫《洛丽塔》?它好在哪,为何会成为经典?

洛丽塔与亨伯特的恋爱关系,是为对弗洛伊德学说之戏仿。(更加明显的在细节中,如亨伯特辩解称自己不是强奸犯而是精神治疗师。)二人穿越美国,住汽车旅馆的生活,是为对凯鲁亚克《在路上》之戏仿。洛丽塔偷偷幽会奎尔蒂,而对亨伯特撒谎,是为对福楼拜《包法利夫人》之戏仿。其他例子数不胜数,据说还有对爱伦坡,以及对童话的戏仿,便不知出处了。总之(以下是我妄加的评论,瞎说的),《洛丽塔》的文学地位极高,正在于其纯文学、纯美学的意义。它根本不探讨罪恶的问题,它是玩技巧的。所以纳博科夫虽然尽心尽力地支持库布里克将该书改编为电影,上映之后他还是气坏了,从此再也不相信电影。故《洛丽塔》是文学的,是文本的。后世之奉为经典,可能多少偏离作者之原意。不过接受美学属于读者,纳博科夫也管不了啦。


《洛丽塔》的开头,不仅仅是一个精妙语言的游戏而已。很多人都意识到这个开头有一种难以言表的强度,让人着迷。开头的几句话中,不仅体现出一种文字的痴迷,更暗示了lolita在实际上是一个文字游戏。而如果仅仅从叙述内容出发,亨伯特的对洛丽塔的迷恋常常使他的精神处于极端状态。这种在语言上表现的极端状态,就可以看出亨伯特精神的极端状态。从开头中,他对lolita这个名字非常痴迷,把每一个音素拆出来絮叨重复,押韵,对字词的沉迷,这里不仅是亨伯特对洛丽塔的介绍,而是,如同整个叙述内容一样,是亨伯特本人的情感发泄。这一段因此从空前地高度结合了形式和内容(不仅是这一段的字面内容,甚至可以包括整个文本的内容。)        
具体讲,第一句中Lolita,light of my life fire of my loins。这一句中所有的元音都是由lolita这个名字中的元音构成的。Lo,li, ta,不仅|ɔ|是|i|,|a|,还有|ai|。      
至于押韵,“L”的头韵,押在Lolita, light以及loins中,同时,第二部分Light of my life 与第三部分fire of my loins,又是一个押头韵的回文形式(也可以是对仗句,light与fire同为自然属性,of my ,以及life和loins同为人的属性。),即从逗号开始,Fire的第一个音节与上句的Life ( 也和“顶真”的形式有点像 )。第一句末尾loins的最后一个辅音“s“,引出了第二句”My Sin, my soul”的韵头。同样的,第二句最后一个词soul的辅音l,回到了第一个辅音,引出了第三句。Lo-lee-ta:the tip of the tongue taking a trip of three steps down the palate to tap, at three, on the teeth。这里从lolita的最后一个辅音跳入这串押头韵T的句子。     在这个开头中。除了My,和韵头L,T以外,其他的辅音开头F,S是另一个以L或T开头的单词引出的。


拿起这本书的第一个感受,就是只有H.H.一个人在讲故事,我们被迫钻进了这个人物的脑海里。然而叙事者其实不止他一个人,这个故事里Nabokov本身的voice穿插在文章中各个角落,这些就是现实和虚幻之间的界限崩塌的地方。举个例子,"throb"这个词在afterward更加频繁地出现,老衲之所以想写这个小说就是源于“throb”,而在他的传记里,提到lolita时,这个词就会在附近出现,所以当我们看到这个词候,就是老衲的声音大于humbert声音的时候。


它是一种禁忌的神秘,边缘的美,就像一朵罂粟花,迷人却又让人不敢触碰,它的魅力在于让人读到最后才发现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心已经被撕裂了,它不会把人感动的痛哭流涕,但那种悄无声息的心碎感,却是让我至今难以忘怀的,以至于只要一想起,心里就想淋了一下凉水。说不出的情怀,不知是感动是惋惜还是对一切注定的无奈。